蛟川新闻网>综合 >江苏的地名,唯有我的如皋最特别|陈根生

江苏的地名,唯有我的如皋最特别|陈根生
发布时间:2019-10-22 07:24:42   作者:匿名

如皋这个名字是一首水汪汪的诗!

我们江苏的地名,或如南京的位置,或如苏州追随旧志,或如淮安吉祥,或如南通双双,只有我的家乡如皋是独一无二的,翻腾出来的地名变成一首诗:“如”去也,“高”去水高地,“如皋”去水高地也。

小时候,我听大人说如皋有两条母亲河。一条从南到北叫龙游河,另一条从东到西叫云岩河。两条河流从遥远的西汉开始,形成一个广场,成为内城河——戴宇河和外城河——濠河。古典园林权威陈从周教授对此高度赞扬:“一个城市拥有“双环河”是罕见的。这是如皋古城的特色。”

水是如皋古城园林绿化的大师。这座民居住在河边,马头墙睡在河边,石板街兴风作浪,一人巷靠水休息...这都是水的创造力。双环城河上有20多座桥。远眺和近看,每一个都是一道风景。许多地方都以水闻名,但我真诚地感到,只有我们双环河的水才像苏杭绸缎一样细腻、优雅。它适合人们静静地坐下来,用手触摸,用脸触摸,用心阅读。

母亲河是母亲河。她把所有著名的古城联系在一起,并把它们揽入怀中:从莺莺在野鸡射击馆的笑声到日本和尚任远送来的唐朝高桅远航。从纪念文天祥进海的首相府到静海门抗击日本海盗;从隋定回寺的早钟晚鼓到清代百年旧书《如皋公立小学》的声音...三角雉鸡射击馆,它的名字来源于《左传》:“从前,贾医生是邪恶的,当他结婚时,他是美丽的,三年来他除了笑什么也不说。皇家如皋,射击野鸡,赢得了它。他的妻子开始笑了。”

“晚明四杰”之一的如皋水会园是毛笔江的一个独特产业。有人说“画家也会画”,也有人说“画家也会画”。不管怎样,他们都说花园里的许多溪流形成了美丽的图画。走进水会花园,脚步被水包裹着。缠绕的绿色染色绿色笼子都装满了水。走廊的前面装满了水,而走廊的后面装满了水。这里的水可以浸湿一个人的心。陈从周教授叹了口气,称之为“世界著名的花园也”!他曾指出,水会花园并不比苏州拙政园“稍逊辉煌”,也不比绍兴申园“稍逊优雅”,也不比南京占园和上海豫园“稍逊自然”。如果苏州园林在人造中看到自然,如皋水会园林在自然中看到人造。我特别欣赏这个文人园的景点名称:苗银香林、一翟墨、枕烟亭、汉白厅、小吴Xi、于和、燕于波亭,因为这里有树楼、色朗坡、景阁和罗比路……一个人来到一个地方会有不同的诗意。当然,没有必要提到董小婉的美丽。值得指出的是,她是中国历史上十大厨师之一。今天参观如皋的人们还可以品尝到由这位美丽的女人固始制作的东汤、泡油肉和蟹黄鱼丸。

曾巩(1019-1083),一位伟大的散文家,少年时在中禅寺东翼学习。有趣的是,《如皋县志》和历代学者的著作一直认为余音寨是曾昭学的地方——这个错误持续了900年。曾易展就任如皋县县长时,他的儿子曾昭尚未出生。只有曾昭的哥哥曾巩(13-15岁)可以和父亲一起在如皋学习。余音寨有一棵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六朝松木”。据说曾巩的父亲用手把它种在窗外。

当我走累了,我找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明应春的桥头,喊了一碗豆腐和一个烧饼,然后沿着濠河走。我带着晚风和岸边的柳树,呼唤着每座桥的名字。映入我眼帘的不是林风眠梦幻般的水彩画,就是陈逸飞明亮美丽的油画。从高处回头看,我的如皋被清澈的蓝色海浪浸泡。

作者:陈根生主编:舒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