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川新闻网>财经 >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征求意见了:严定非标标准,不强制非标转标

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征求意见了:严定非标标准,不强制非标转标
发布时间:2019-11-06 09:38:43   作者:匿名

今年年初,现任国务院金融委员会办公室秘书、原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凌涛表示,中国央行正在制定一个确定债权资产的标准方法,并为非标准投标转让提供一个机制。

10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严格界定了标准化债权资产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认定标准。

《意见稿》对非标准债务资产规定了更严格的识别标准,并在新的资产管理指引中详细规定了标准债务资产的五项要求和相关识别标准。然而,非标准资产并不是被迫转换成标准资产,而是将投资标准债务资产的举措移交给市场机构。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认为,认证标准的引入意味着新资产管理法规最重要的后续事项将告一段落,这对金融机构及时调整资产结构、规范市场生态具有很强的积极意义。

严格确定非标准标准

去年4月,为了防范和化解非正规影子银行的巨大潜在风险,引导资本管理产品回归原位,酝酿已久的新资本管理条例正式生效。

根据监管要求,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终止日期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新开放日,这大大增加了银行非目标融资投资的难度。符合资产管理新规定的产品需要通过术语匹配来管理,不再需要多层嵌套和净值。

"资本新规的实施需要基于对非目标的严格定义."李超表示,作为新资本监管的核心问题之一,严格界定非目标有利于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

《征求意见稿》严格界定了标准化债权资产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认定标准。

什么是标准化债权资产?

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标准化债权资产是指依法发行的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主要包括政府债券、央行票据、地方政府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企业债券、企业债券、国际机构债券、银行间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上市资产支持证券、固定收益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

其他债权资产确认为标准化债权资产,应同时满足以下五个条件:一是差异化和可交易性;2.充分披露信息;三、集中登记,独立保管;四、定价公平,流动性机制完善;五、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和国务院同意设立的其他交易市场。

《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符合第五条条件的机构可以向人民银行申请确定标准化债权资产。中国人民银行将与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共同认定。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表示,金融机构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标准债务资产识别,而不是强制性行政识别,也使金融机构能够根据自身情况做出选择,防止对细分金融市场的过度影响。

征求意见稿规定,不符合上述条件的资产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但存款(包括存单)、债券反向回购、同业拆借等形成的资产除外。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公布后,“标准”和“非标准”被明确界定,“非标准”也被明确界定为“非标准”。

所谓“非标准”是指通过上市银灯中心、北京交易所等交易场所部分被视为“标准化债权”的非标准资产(在沪深证券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以外交易的资产),成为“标准化债权资产”和“非标准资产”之间的资产。

《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银行金融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财务管理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信贷资产登记转让中心有限公司信贷资产转让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债权融资计划、中国证券机构间报价系统有限公司收益证明、 上海保险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债权投资计划和资产支持计划,以及同时为单个企业提供债权融资的不符合本规则第二条所列条件的其他金融产品,属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李超表示,NPC和CPPCC的一些直属机构监管部门都采用了严格的标准。银灯中心、北方证券交易所等机构债权被界定为非标准债权,是对直属机构监管当局促进直接融资健康发展的有效监管。

新的和旧的应该分开,以避免流动性风险。

事实上,自新资本管理条例出台以来,此前不断扩大和无序的影子银行业务已初步得到遏制。

穆迪的最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影子银行资产将进一步缩水。2019年上半年,广义影子银行资产减少近1.7万亿元,至59.6万亿元,为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

穆迪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区首席信贷官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表示,“影子银行资产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整体规模持续下降”。

严格控制金融风险的长期目标没有改变。《征求意见稿》坚持严格确定标准化债权和资产的原则。但是,考虑到资产管理业务过度转型,避免了债权资产标准化识别带来的市场波动,《意见稿》规定,在过渡时期,按照新旧分离的原则,对现有资产的监管要求保持不变。

《征求意见稿》指出,对于本规则颁布前未纳入金融监督管理部门非规范债权资产统计范围的资产,在《指导意见》过渡期内,《指导意见》对期限匹配、限额管理、集中管理、信息披露等非规范债权资产的监管要求可以豁免。过渡期结束后仍存在的,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妥善处理。

联讯证券李麒麟认为,根据新旧分离的原则,对现有资产的“老”非标准(现已纳入非标准)如北金锁债券融资计划不受非标准投资监管限制,以规避流动性风险。

考虑到当前的宏观数据和政策环境因素,李超认为,收紧非标准定义需要其他反周期政策进一步努力。中国的反周期工具箱里仍然有“子弹”。央行将推进金融供给方面的改革,发放信贷。政策性金融将利用私人部门贷款资金来源,在地方基础设施、旧住宅区翻新和补贴住房等领域做出努力。2020年增加特殊金融债券发行规模等措施都是可选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