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川新闻网>健康养生 >上海文学艺术奖|陈少云:一辈子交给舞台,为戏而生

上海文学艺术奖|陈少云:一辈子交给舞台,为戏而生
发布时间:2019-11-06 14:44:25   作者:匿名

在2014年第六届“上海文艺奖”评选中,京剧表演艺术家陈少云获得杰出贡献奖。五年后,71岁的陈少云再次获得第七届“上海文艺奖”终身成就奖的荣誉,并与王文隽、何占豪、周慧珺、黄宗英四位艺术家分享上海文艺领域的最高荣誉。

作为当今京剧七派流派的领军人物,陈少云被公认为最能体现京剧大师周方鑫表演特色和表演精神的当代著名艺术家。他也是少数几个仍然活跃在舞台上的老七派演员之一。

七派是一代京剧大师周方鑫创立的南方学派的一个重要流派。京剧界经常提到“北方的梅兰芳和南方的周方鑫”。上海是七派艺术的发祥地,但长期以来一直面临着七派艺术没有后继者的局面。

陈少云的生活

陈少云于1994年被借调到上海,扮演“王子的灵猫”的主角。两年后,他正式进入上海京剧剧院。在过去的20多年里,陈少云创作了七八部新戏,继承和探索了20至30部七派传统剧目。作为当今齐派艺术的主要传人,陈少云高举继承齐派艺术的旗帜,精心培养年轻一代,在他的领导下系统地继承了许多齐派弟子,担任“周方鑫艺术继承研讨会”的主教教师,有计划地系统地教授齐派经典戏剧,有序地继承了“齐派”艺术

陈少云不仅艺术造诣深厚,而且他的艺术道德和人格也是众所周知的。几乎所有认识陈少云的人都被他的美德和艺术风格所感动

陈少云曾获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普通话表演奖”、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中国京剧艺术节“优秀表演奖”、上海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上海第六届文艺奖“杰出贡献奖”等奖项,以及“德才兼备的双新文艺工作者”、“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先进个人”、“中国先进工作者”、“上海市模范工作者”、“上海市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陈少云的舞台形象

千人千面的“外简内秀”表演风格

陈少云出生在梨园的一个家庭。他曾师从齐派创始人周方鑫的儿子周少林,成为齐派的弟子。1994年,为纪念梅兰芳和周方鑫诞辰100周年,当时已获梅花奖的陈少云被借调到上海担任“外援”,在新剧《狸猫换太子》中饰演陈林,获得广泛好评。1996年,50多岁的陈少云离开湖南京剧,正式进入上海京剧。同年,陈少云因陈林首次获得木兰花主角奖。

陈少云来到上海,在继承和发扬传统七拍戏曲的同时,不断用七拍表演艺术创造新的人物。1999年,陈少云主演了北京新年京剧系列片《刘罗国总理》。该系列的导演林兆华当时告诉制片人,如果你不邀请这个人出演刘罗国,你就会邀请其他人担任导演。陈少云在这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京剧人物,并在当年的国家舞台精品项目中获得了第一名。从此,陈少云开始挑战轻喜剧《东坡夜宴》和抗日战争题材的《拓跋与金兰》。无论他是一个潇洒的学者还是一个复杂的小家伙,他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个性。

陈少云扮演小河

2004年,陈少云在上海京剧剧院上演的新剧《成败小合》中担任主角,这是为了庆祝周方鑫大师的生日。在这部戏中,陈少云继承了齐拍的演唱、阅读、表演和演奏的一系列特点。他在身体、平台台阶、胡子和袖子上都有自己全新的设计。同时,他在《成败小合》的演出中借用了很多戏剧技巧,发展了京剧表演。该剧再次赢得了国家舞台精品项目的第一名。然而,陈少云再次赢得了所有奖项,包括《木兰花》主演奖。

在过去的60年里,陈少云在几乎充满传统戏剧、新历史剧和现代戏剧的舞台上创造了数百个不同个性、栩栩如生的戏剧形象,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陈少云致力于京剧七拍艺术的表演创作。在继承七派艺术精髓的基础上,他还继承了周方鑫表演的精神。他将包罗万象的海派精神融入剧目创作和表演过程,形成了“外简内秀”的独特表演风格。

在陈少云的舞台生涯中,他表演了十几部新戏,这在京剧演员中极为罕见。然而,罕见的是,他的几乎所有角色都有完全不同的个性,被认为是“千人千面”的老七派学生。

陈少云说,事实上,不断创新是周方鑫戏剧表演最重要的精神。周方鑫一生中不断创造新的角色,并将时代感融入他的表演中。这位新编剧实际上是在和自己斗争。他必须从传统程序中找到一种新的语言来完成人物刻画。多年来,他最大的经验是流派应该为角色服务。在舞台上,演员应该扮演角色,而不是流派。

重振旗派艺术旗帜推进旗派艺术人才培养

在陈少云来上海之前,上海几乎没有老歌手。

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京剧表演艺术大师,周方鑫的七拍表演艺术对演员的要求极高甚至苛刻。他们不仅需要头脑和外表,还需要声音、武术基础,甚至内心体验和外表表现,对表演的分寸有极高的要求。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七派艺术几乎没有后代。

2008年至2009年,上海举办了周方鑫艺术传承研讨会,以促进齐派艺术人才的培养。从2010年到2014年,“京剧七八五训练计划”再次启动。最近,陈少云一直担任“周方鑫艺术传承研讨会”的主教教师。他有计划、有系统地教授棋牌经典剧目,使棋牌艺术得以有序传承。经过多年的手拉手教学,陈少云接受了鲁肃、回宇、郭毅等学生。

关于七拍艺术的传承,陈少云说,除了不断创造新角色和排练新戏,他还希望组织一些周方鑫表演过的传统经典剧目。通过文学的重组和改编,他会更加与时俱进,让学习七派艺术的年轻演员表演。

“周大石当年留下了600多部戏剧。除了《徐Ce宝成》、《冯晴亭》、《四学者》等,还有许多有趣的戏剧,如《文天祥》、《袁殊联盟》。还有许多台湾戏剧和案件解决戏剧非常好看。如果能够整理出来,不仅可以丰富七拍剧目,还可以让年轻演员更好地继承七拍艺术。”

令陈少云高兴的是,这些年来,由于他一直在表演棋牌戏,并以棋牌的游戏精神进行创作,像棋牌这样的观众数量在全国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业余爱好者正在学习棋牌。

2017年,陈少云的新京剧《小荷在月光下追逐韩信》被拍成3d全景京剧电影。陈少云说这部电影是“七拍”艺术遗产的一部分,是对周方鑫大师的致敬。作为“七派”的后代,他深深感受到了引领更多观众走近和理解“七派”艺术的使命和责任

生活不需要表演。这不是生活。这是演戏的生活。

陈少云以“表演不是致命的”而闻名。尽管他赢得了几乎所有艺术家的荣誉,70岁的他,20岁,仍然活跃在舞台上,为年轻一代提供支持和表演,甚至更有反应。

2017年,陈少云甚至折断了三根肋骨,跪下演唱了整出戏。当时,著名的五颜六色的艺术家安平写的《黑旋风李悝jy》中有一个“抓拍”(传统戏曲表演中更难摔倒)。原本演员们可以用更简单更容易的动作来完成剧中的情感,但从未偷工减料的陈少云不仅完成了“抢背”,而且那天情绪变得异常高涨。然而,由于粗心的合作,他摔倒时全身都被压到肋骨上了。虽然剧痛立即袭来,但陈少云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完成了这一极其激烈的戏剧。

直到几天后,陈少云才发现自己断了三根肋骨。更不可思议的是,在骨折被诊断出来后,这位70岁的老人躲着每个人,仍然在听讲座。陈少云当时告诉他的妻子杨小安,“讲座安排得很早,所以不要麻烦别人去改变它。”在去演讲的路上,他和比他大7岁的昆曲表演艺术家蔡正仁含蓄地说:“我最近摔倒了,演讲时你不要打我。”

陈少云跪下来排练这出戏。

第二天,在话剧《双启辉》的排练现场,他坚持跪着排练话剧,并完成了所有的动作。后来,蔡正仁听说了陈少云的骨折,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不能在排练厅和陈少云说话,只能反复说:“你哥哥...你哥哥……”

唱歌了一辈子后,受伤对陈少云来说是很常见的事。在杨晓眼中,陈少云“伤了一辈子”。然而,在剧院同事的眼里,陈先生几乎从未“安然无恙”。“因为他受伤了,他什么也没说。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我们可以咬牙切齿。”

杨晓·安回忆了20多年前电视大奖赛的一场表演,因为陈少云在之前的表演中脚趾骨折,走路太痛苦了。不过,他要表演的“徐策跑城”有很多步法。医生在诊断后拒绝了陈少云的关闭请求。组织者还建议陈少云不要表演,但可以和以前的表演一样获奖。但是为了他剧团的荣誉,陈少云坚持要上台。

当脚极度疼痛时,陈少云用类似裹脚布的弹性绷带将整个受伤的脚表层层层紧紧包裹,直到整个脚痛得麻木。最后,用这种方法,我熬过了20-30分钟的“徐策治理城市”。

陈少云用了20到30年才使用这种“止痛”方法。当他的脚严重受伤时,为了减轻疼痛,陈少云不得不提前去剧院,穿上厚底的游戏靴,来回走动,双脚麻木,在他来到舞台前感觉不那么痛。

有一次他在《灵猫换王子》中受伤。医生给他诊断后,他说他可以休息也可以手术。陈少云回答说,这些都做不到。由于当时全国各地演出频繁,陈少云咬牙切齿了几个月,直到所有演出结束,他才接受手术。

还有一年上演《小河成败》。在陈少云的一出戏中,由于激烈的动作,人们不得不下跪。陈少云跪着撕裂了他的前韧带和后韧带。很长一段时间,即使去洗手间也无法正常坐下。但每次他后来表演时,他都坚持跪着完成这出戏。

受伤在陈少云很常见。

几年前,上海京剧剧院带着《金曲》去天津参加中国京剧节。在新修订的版本中,吴兆骞最终死了,而陈少云在歌剧表演中选择了最暴力的“死亡方法”,并因此而死去。对于一个快70岁的老人来说,无论发生什么,跌倒在地都是危险的。然而,陈少云仍然认为,在这个情感点上,只有这个节目最合适。那天在演出现场,当陈少云摔倒在地时,掌声持续了2分钟。

在电视直播中看到妻子的“僵尸倒下”,杨晓安不禁感到一阵激动:“这位老人又自杀了。”然而,作为一个从小就一起学习戏剧的同学,杨小安也知道自己“无法说服”:这就是他的行为方式,下次表演时他肯定会这样摔倒。

对于一个将近70岁的演员来说,无论是“垂头发”还是“抢回来”,都是极其危险的。但是陈少云并没有每次都错过机会。导演在拍摄京剧电影《月亮下的小荷追韩信》时表示,老师正在变老,并试图再次通过“垂发”运动。陈少云当时翻了一张非常漂亮的“垂发”,导演也很满意。然而,陈少云自己说,“注意安全,我会再翻两个,拍着它们用。”突然,他翻了三下“悬着的头发”,让每个人都大吃一惊。

在每次采访中,陈少云都保持微笑,并没有过多地谈论自己。但是杨晓安夫人一直深情地批评她的妻子。她说,“他一生都被移交到舞台上,生来就是为了这个剧。陈少云在生活中没有物质要求。他从来没有要求吃任何东西。我最大的爱好是看书和看电视。我看的大多数东西都与表现有关。”

在陈少云的家里,他最喜欢的是收集周方鑫表演艺术的图片和文字。当什么都没发生时,他拿出来反复看了一遍。现在它被一遍又一遍地翻来覆去。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